離開地球表面耶,
真是個好題目。


-- 因為我跟這個我愛的樂團的地理間隔有點遙遠,
如果我偶爾按捺不住想要看他們的表演,
那大概就要離開地球表面,用飛的。


還好還好,
音樂自己是不用坐飛機的。
無論我到了地球哪個角落,
它總會有辦法穿越地球表面,
傳到我耳中,
進入我心裡。

~~~~~~~

感謝有線電視和MTV頻道這兩項偉大發明,1999年的時候我就聽到了五月天,
雖然那時他們在我這邊真的一點也不紅 XD。我承認我那時是個不識貨的人,
聽完的感想只有「很輕快很舒服還不錯」和「好奇怪的團名呀」。究竟我那
時看到的MV是瘋狂世界還是透露已經不可考,畢竟我連自己在那個慵懶的暑
假做了什麼也已開始印象模糊了。


過了好些時候,這次MTV播出的是溫柔。很不幸的,我還是沒有認真去聽。
這次的感想是:


「好奇怪的MV呀!
為什麼找五個路人甲來拍?」



五月天我對不起你們,我罰我自己跪。 Orz

-- 可是天知道幾年後有一天,
我又聽到了這首歌。
它成了我心中的最愛,
而這五個路人甲也成了對我來說很特別的存在。


~~~~~~~~~~~

2001年的夏天,電視傳來人生海海。
這次我真的被吸引住了。
「很有力量的一首歌呀!」我想。任誰聽了都不會忘記的。還有那轉圈圈。
直到今天我還是認為,如果要向人推薦五月天的音樂,這首是入門首選。
這個實驗我做過挺多次,成功率還挺高的。


不過我那時還是沒有就此變成歌迷。
我沒有去深究這五個年青人為什麼會發出「人生海海」這樣沉重的感慨。
我不知道原來「人生海海」是要接「你要去哪裡」。
當然啦,那個暑假我也正在很迷茫的問自己「我要去哪裡」,哪有空去理別人呢?


那大概是我第一次這樣認真的思考自己的人生,噗。
決定不再看著分數做人,決定要為自己的志趣活著。
可是我卻發現,下決定不難,證明自己沒有作了錯的決定才是難事。
好累啊。我會找到我想要的嗎?


然後有一個夜晚,MTV播的是生命有一種絕對。
這時五月天對我來說已經不是陌生的名字,我自然在電視前安靜細聽。
我呆住了。
竟然有人作流行曲卻用上這樣哲學性的命題 (笑)。
很該死的,還說中了我那時的心事。
生命的絕對是什麼,歌裡其實沒有說,
而這本來就不能說不可說。
歌者不能替你回答啊! 你只能問你自己。
真的有那樣的絕對嗎?真的會走得到那裡嗎?
不知道呢。
那就開始追尋吧!
等哪一天你終於看到了(又或是發現原來到不了)再去回答這問題吧。


(其實有一個問題一直很想問。陳阿信你寫這首歌的時候是不是剛看了很多
有關Humanism的書? 還是剛看了Hikaru no Go 這部漫畫? XD)


那是他們第二次觸動我。但我還是沒有成為一個迷。 (真頑固)
等第三次吧。如果他們可以再一次觸動我,將累積下來的喜歡一次點燃,
那我想我就會心甘情願的當他們的歌迷吧。
(怎麼好像在說聖經故事,彼得三次不認耶穌? Orz)


~~~~~~~~

人是不是走得愈遠才愈會感覺得到熟悉的事物的美好?
於是當我在十萬八千里外的冰天雪地唸書時,
我卻忽然很想聽中文歌。 XD
有一天晚上,網路的另一端傳來溫柔,
我終於又一次聽到這首歌了。
很好聽啊。真的很好聽很好聽啊。為什麼之前沒有發覺?
永遠雲淡風輕,永遠聽不膩﹔
是海藍色的,卻又濛上了一層淡淡的灰。
我知道這次糟糕了,
他們第三次感動我了。

於是我被gogorock賺了一大筆運費 (Q___Q)。
於是我一張張專輯的往回聽,
於是我發現到始終存在於他們的音樂裡的一種奇特的生命力,
於是……不用再說了,
他們早就感動了我不只三次了。


~~~~~~~~~


我是不可能經常看到他們的表演的。
但我還是盡力的離開了地球表面幾次,飛去他們舉行音樂盛宴的地方,
於是也很幸運的認識了一些隨著他們的音樂離開地球表面的朋友。


我永遠記得終於聽到人生海海的Live時的震撼﹔
我永遠記得Final Home裡的溫柔﹔
我永遠記得在演唱會裡隨著音樂不由自主地跳躍的自己。
啊,原來我可以跳得那樣高。

有那麼一個夜晚,
一群天南地北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圍坐在一起,
打鬧、嬉笑、喝酒,
背景是五月天的音樂和滿天的煙火。
我想,如果我是一個旅人,我活著是為了搜集最美的風景,
那我已經找到了吧。
就算不是最美的,也差不多了。


所以要說一聲謝謝。
謝謝這些音樂,
謝謝這些音樂給我的一切。


~~~~~~~~

但是旅人是不會停下來的喔。
她還有很多地方要去,很多風景要去追逐。

但無論她到了哪裡,
她永遠會記得曾經有一種音樂,
帶著她找到了頻率相近的朋友,
帶著她飛離了地球表面,窺見了天堂。


創作者介紹

五月天mayday

LookingGla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